Nile

【授权翻译】【盾冬】无尽战争(1)

seb的坤:

很喜欢的一篇。主要描写的是无限战争之后的剧情,写得很真切,人物感觉也摸索得很到位。


放下授权图。



原文链接


一章字数很短,不过情感会像潮水蔓延一样包裹上来。


顺便因为lof无法斜体,一切斜体以下划线作替代。


以上。


*


尘归尘,土归土。


史蒂夫在灰烬中行走了好几天。它沾在衣服上。呼吸进空气里。无论他走到哪里,他都能踢起灰色的云,旋转着又静静下沉。起初,出于某种误解的尊重感,他避免踩到它们,后来他放弃这一举动。那里没有灵魂,所有的灵魂都消失了。


他想起达豪烟囱散出的发腻浓雾。从天而降,像灰蒙的雪,数百万计的人走在飞扬的尘土里。化为尘埃。战争期间,当他确切看见所发生的事,史蒂夫感谢巴基的家庭三十年前就离开欧洲。谢天谢地,他没在那儿被推进烤箱里。当那么多人死去时,这是多么自私的想法啊。这是他的惩罚。你本是尘土,你终归于尘土。


无人遗留承诺。就像上次。从山上,在雪中,长时间的坠落和尖叫。这一次没人尖叫了。史蒂夫?只是困惑。朝他走两步,等第三步时一切崩溃。史蒂夫的理智随它去了。尘归尘。那么多灰烬。抓住史蒂夫的脚,它们沉得像一千只手一样抓住他,使他步履缓慢,要他作出解释。你为什么不救我们?你为什么还在行走?这不公平!这不公平!这不公平!


史蒂夫想,为什么他是活着的那个。如果他遭受惩罚,为什么其他人继续死去?


他不知道他为什么还在行走。他甚至不确信是如何到达华盛顿的,也许战斗中就开启了自动驾驶。这里也是如此,地面油腻积灰。尘归尘。他的双脚认识路。不论何时出了差错,山姆的家总是他的一个家,史蒂夫最初,也是唯一的家。神盾局沦陷期间与之后,沙发上总给他留块地方。那是寒冰世界里唯一的温暖。


他用备用钥匙开了门。锁的咔嗒声回响在空寂中。他脱去鞋子,钥匙摆在柜台上,看到那里薄薄的灰尘,最后他告诉自己已经知道的事:山姆已经走了。史蒂夫甚至没见到他离开。他也走了,什么都没有留下。没有身体。没有人。如果他呼唤,没人会回答——无法回答。


史蒂夫进入山姆的房间,关门躺在床上。过了很长时间,什么也没有发生。


“我做不到。”苏睿低语,盯向她的手。


奥克耶跪在她面前。


她看着苏睿出生,看着她成长。她教她战斗和欢笑。两年前她为父亲哭泣时,她抱着她。她为她的哥哥哭泣还不到一周。特查拉曾回来过——奥克耶依然记得惊喜时的极大愉悦。一个奇迹,但奇迹不会出现两次。在拉曼达的房间里,太后也散成尘土。灰尘的微粒浮在阳光下。


“娜吉雅能做到。”苏睿说。尽管眼泪从脸颊滚落,她的声音依然平静。“她是他的妻子。”


“但她不是瓦坎达的王后。那是他们结婚的条件。”奥克耶平静地说。“娜吉雅是一位世界公民。她将承受数亿人的痛苦,并非数百万人的。你一直知道那是她的作风。”


“那你呢?”苏睿抽泣道。她的声音听起来不像个孩子——但仁慈的巴斯特啊,她就是个孩子。十九岁对于这种义务,这种苦痛来说都太年轻。


任何年龄对这种苦痛而言都太年轻了。


“小妹妹苏睿。”奥克耶说,用拇指擦拭她的眼泪。“噢,我希望能带走你的苦痛,但我不能。我是朵拉侍卫队的将军,我会留在那里,直到死亡那天。”她的咽喉发紧,她的双眼炽热。“你知道的。”


“我做不到。”


“我知道,我知道。但你听我说,你不必把悲伤藏在心里,你不用减少它的伤害。当事情发生的时候,我们谁也做不到。”她试着挤出一个微笑。“你只需带上它——你能做到,因为这是生存的条件。我勇敢、珍贵、可爱的孩子。”


苏睿擦擦眼泪。


“我做不到。”她最后一次说,但她还是起身了。


瀑布陷入死寂。人们没载歌载舞。悬崖消失一半,奥克耶感觉空旷的空间像石头心的洞穴般跳动。一面没有倒影的镜子:一切都消失一半。


苏睿站在齐膝深的水中,她腰部赤裸,上涂灰色、黑色和白色。祖瑞的儿子乌瑞站她前方,抬起双臂。


“我给你。”他开始说。“苏睿公主,提恰卡的女儿。”


没有迸发的欢乐,但人们的胸膛里发出低鸣,如一群蜜蜂飞过的嗡嗡声。声音如此深厚,可能会使悬崖坍塌入水。


特查拉有一次从悬崖被抛下。奥克耶眨眨眼,想赶走这个想法。


“挑战仪式的胜利,直至一方屈服或死亡。如果任何部落想要派遣战士,我会提供一条通往王位的路。”


他向苏睿伸手,她站在那显得赤裸而削瘦。回望她的人民,像她希冀他们带走重担——她也确实希望他们这么做。但所有部落接连摇头,恭敬地拒绝挑战。


当呼声从洞穴传来,奥克耶解脱地松口气。她一直等待他们。苏睿显然不恐惧,她站进流动的水,脸上和身上涂着颜料。


银背王姆巴库从回廊钻出,后面跟着他的人,像他是来参与特查拉加冕礼。他们在苏睿身边围成半圆形,苏睿面对他们,每个壮型战士的身高和宽度几乎是她的两倍。一个小女孩却站得如此强壮,奥克耶的心为她疼痛。


“贾巴里部落。”姆巴库平静地说。“今天不会挑战。”


苏睿握紧双拳。她的身体似弓般紧绷。电流在她周遭的空气中点燃。


“那你为什么来?”她喊道。


姆巴库后退一步。她脸上挂着一张愤怒和痛苦的面具。


“你为什么来?你为什么在这儿?我是你两年前抱怨的孩童——不要等那么长时间!挑战我!赢了!王位从我这里拿走!我不想要!”她在啜泣。“我不想要!我不想要!我不想要!”


姆巴库摆着悲伤面容向前走去。他跪在水里,衣服湿透,并揽她入怀。苏睿抱紧他哭泣,眼泪埋进他的白色毛皮,手指陷入软毛里。


他退后几步,在苏睿耳中喃喃些什么。她看了他很久。然后他起身再次后退,苏睿也后退,她愤怒地用手背擦拭眼泪。


司祭乌瑞似乎不确定现在要做什么。他向奥克耶投向焦急一瞥,在她点头让他继续下去前,一声尖叫划破长空。每个人都吃惊地望向司祭,想知道接下来发生什么。


那是苏睿自己——因蔑视和愤怒而向天空尖叫。“我挑战!”她喊到嗓子都沙哑。“我挑战我自己!我挑战我的恐惧!我挑战我的悲伤!我挑战我的痛苦!”她转向瓦坎达人。“我在仪式中挑战我的童年!我宣告它已经死亡!我挑战我的悲痛!你们必须同我一起挑战!”她抬起双手。“因为那是生存的条件。”


她的人民咆哮着回应。那是生命的呐喊,震撼水面。


“我挑战你!”苏睿继续说,她用尽最大的力气呼喊。“我挑战世界!我挑战伟大的宇宙!我向摧毁它的人挑战!我向灭霸挑战!我是苏睿,我向死亡挑战!我向死亡挑战!我发动战争——无限战争!”


瓦坎达人的呐喊更响了。悬崖上的岩石在颤抖,仿佛大地用颤抖来表示赞同。


“战争!”苏睿喊道。“战争!战争!无尽战争!瓦坎达万岁!”


“瓦坎达万岁!”一千个声音在瓦坎达上空呼喊。


苏睿喝下心形草,她被同白狼一起玩耍的孩子埋进沙里——爱着他们奇怪且安静的客人,并在战后问他去了哪里。灰烬。灰烬。灰烬。奥克耶看着,她的手紧紧抓住长矛。她情愿付出所有代价去幻境,去看拉曼达的微笑,去见特查拉,和他进行最后一次交谈。


仪式似乎持续几小时。没有移动。没有呼吸。


突然苏睿面色绯红的从沙堆坐起。她急促地呛咳着,盲目去拉那些扶她的孩子。奥克耶蹲在她面前。


“我的王后。”她静静地说。“苏睿,黑豹苏睿,亲爱的苏睿。你和我在一起,重返人世。”


她一直对她低语,直到苏睿的眼神聚焦在她身上。那个女孩重重喘气,四五只小手一起把她抓牢。孩子们紧紧围住她。


“他不在那儿。”她终于吸气,双眼大睁。“他们俩都不在那儿。”


“前门打开,那是不详征兆。”他拿武器在手中转动。“我会被谋杀吗?”


你不必听起来如此高兴。


不管怎样,这种事可能发生。


“幸运,我在家里了。有人在吗?”他叫道,大摇大摆地在各个房间穿梭。“老兄,这像是个真正的陵墓啊。”


我想这就是一座陵墓。


嘿,那些是饼干吗?


“我在偷你的饼干!”他哼着歌,闯进厨房,把手伸入盒子。“我对死者毫无敬意。”他脱下面具的下半部分,把一块饼干塞进嘴里。“来人阻止我!”他继续说,喷得到处是面包屑。“不会有人来阻止——”


他一生中受过许多惩罚,但这一拳还是揍得他撞飞出去,半块饼干落进喉咙。在后背砰地撞到墙上时,他连忙避开。他的脊椎骨折,两根肋骨塌陷,刺穿肺部。


“噢。”他因痛苦而声音沙哑。“那是——”他喘息着。“只是典型,一个不会被杀死的人会死很多次——谁在乎,对吧?他会好转——”


“滚出去。”那个声音低沉又寒冷。一道身影隐约逼近他,遮住从窗户倾泻的月光。


“我能说我是个超级粉丝吗?”他一边尖叫,一边抓住那只扼住他生命的大手。“而且你的人更性感——呃啊……”


“出,去。”


“我知道怎么带他们回来。”他不停地喘息。


史蒂夫·罗杰斯盯着他。他看起来真是乐观地可怕。不是胡子——胡子看起来不错。一切全在他的眼睛里。


他的手慢慢松开。“你到底是谁?”


“你好,我是韦德。”他咳嗽着倒在地下。“还有,天啊,下次让我选个安全词——”


罗杰斯慢慢蹲到他面前。“说。”


韦德咳出点肺组织和一些饼干屑。“嘿,你有牛奶吗?”


史蒂夫·罗杰斯停顿一阵。然后他起身,三步跨过满是灰尘的厨房。从冰箱里取些牛奶,给韦德倒了一杯。那让他闭嘴——这种事不常发生。


“这里。”罗杰斯递给他杯子。“我恐怕已经过期了。”


有那么多笑话可讲——


把它们留到不致命的时刻,冠军。


韦德喝了那杯牛奶,但没和他的眼神接触。等他喝完,体内的灼热感已然减弱,他的脊椎重新调整。他用不受约束的手揭开面具。


罗杰斯看到他的面容毫不畏惧。他可能在他的时代见过更糟糕的景象,但一种可怜的战栗仍然照亮了韦德大脑的角落。


“死侍。”他说着伸出手。“做过一个月的外国雇佣兵。韦德·威尔逊是我的名字。但和可怜的老塞缪尔没有关系。”


罗杰斯与他握手。然后抓牢他,毫不费力地把韦德拉起来。


天啊。


我们结婚了。


所以?群婚是个形势。


“威尔逊先生。”罗杰斯直截了当地说。“让我听听。”


“对了。所以。有趣的故事,我不会死,严格来说我会死——你能以各种方式杀了我,像早先把我撞到墙上一样——我现在在扯淡,完全扯淡。我的错。”


罗杰斯可能由石头雕刻而成。这并不是说他看到韦德的滑稽时板着张脸。他只是不在乎,他的双眼后没有太多生机。


“无论如何。”韦德吞咽着说。“几天前我差点变成灰烬。”


罗杰斯表情的石墙破裂了。


“你从那种状态下回来了?”他不可置信地问。


“是。”在韦德的大脑里有一会儿全然沉寂。他摇摇头。“但问题是——我不是独自回来的。”他转过身。“亲爱的!你现在可以进来了。”


“嗨!”已经坐在桌边的女人说。

棒棒

刷电影老太太:

迪士尼收购福斯正式确定,股东投票已经通过!迪士尼将以713亿美元收购福斯影业、FX等有线电视频道。福斯将保留新闻、体育和广播网络作为一个独立的公司。交易预计于明年上半年完成,终于尘埃落定,X战警、神奇四侠要回归漫威大家庭了!

无粮莫方-学习最重要:

“幸而有你”

图来自微博 诶皮
图来自微博 诶皮
图来自微博 诶皮(*๓´╰╯`๓)♡

喜欢诶皮大大的作品的亲们还请多多关注大大的微博哦✧٩(ˊωˋ*)و✧
订阅诶皮tag发现大大的更多作品!

学生狗无法第一时间转载,请见谅〈(_ _)〉

有授权

秘密花园里那只著名猫头鹰

纸人最后一幕